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商

川普时代谁来保护你的网络隐私

电商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8 16:55:17

2017年3月,新上任的总统特朗普签署通过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文件。特朗普在签字的时候或许没斟酌那么多,他其实不熟习法案里面 网络供应商 、 电话交换服务 、 定阅者列表信息 这些专业名词。比起一个小小的电信法律修订,特朗普头脑里想到可能更多的是叙利亚的内战、和中国国家主席的会谈、朝鲜核试验、还有2020年连任这些令他激动的事情。这种电信法案,谁会关注呢?

可就在他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设计好的签名以后,遮天蔽日的骂声指向了这位共和党总统。原来,这个文件是一个对1934年电信法的一个修订,它悄悄第抹去了第222条规定的一些条款。特朗普的这个签字,一下子允许网络供应商不经用户允许,随意收集用户隐私。宽带用户的浏览记录,现在成了运营商赚钱的工具。

联邦通讯委员会前主席汤姆 维勒(Tom Wheeler)公然发表声明表示反对,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,痛斥特朗普和共和党参众议员。美国网民群情激愤,连特朗普喜欢的极右翼网站Breitbart,评论区都炸了锅。有的特朗普支持者表示,奥巴马虽然乱立规则,但这种保护用户隐私的的法律怎么说删就删了呢?美国是崇尚自由的国家,允许运营商侵犯用户隐私,这简直是对美国核心价值观的公然挑衅。

极右翼网站Breitbart的评论区,连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反对这项法律

http://www.breitbart.com/big-government/2017/03/28/house-republicans-revoke-obama-internet-privacy-rules/

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?这个提议是谁在背后操纵,它最后怎样就莫名其妙地通过了呢?要弄清楚这个问题,我们要先搞明白一些互联网的基本概念。

互联网的 邮递员

互联网虽然进入了家家户户,但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家的网线是怎么连到新浪、搜狐、网易这些网站上的。为了方便理解,我们暂且把互联网模型简化成三个部分:用户、服务器和宽带运营商。

互联网简化图

简图里面,上面是服务器,下面是用户,中间沟通服务器和用户的,就是运营商。注意用户不是逐一对应到使用人的,我的电脑可以是一个用户,我的手机也可以是一个用户。假设,我想上Facebook,我就把网址告诉运营商,运营商找到Facebook,然后把Facebook的网页内容再发给我。每一次网络沟通,都是用户(我的电脑)和服务器(Facebook)的双向沟通,运营商就是他们的中间人。

如果类比送信的话,运营商就是一个不知疲倦的邮递员。

中国主要的运营商是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和中国联通,美国主要的运营商是Comcast,AT T,Verizon。

运营商的工作绝不仅仅是送信,有时候还要保证上网速度。如果隔壁老王的电脑现在没开,那运营商就把他的一部分带宽分享给我,我上网就会更快。如果隔壁老王的电脑现在正在下种子,他的带宽不够用,我的一部分带宽也会分给老王。固然运营商会根据不同带宽收不同的费用,如果我交的网费比老王多,那运营商这个 邮递员 就会优先送信给我,我上网就比老王快。

请注意,运营商虽然是互联网的 邮递员 ,但权利比真正的邮递员大很多。我每天甚么时间上网,在哪儿上网,上甚么网,这个 邮递员 都一清二楚。如果我上的网站没有加密,那末 邮递员 连我在网上干了什么都知道。

如果你用的是Chrome浏览器,那么网址左侧都会有一个小小的标志,如果是个绿色的锁,那么内容就是加密的。如果是个灰色的感叹号,那么内容没有加过密。比如下面的两个例子,百度网盘没加密,这也就意味着,你每次上百度网盘,下载了甚么游戏,上传了什么视频,运营商都可以看到。对于运营商而言,你每一种网络隐私都能一览无余。

百度网盘用的是http协议,在网络传输层是不加密的

谷歌文档用的是https协议,在网络传输层是加密的

这样一来,运营商能做的就太多了。运营商可以根据你的阅读历史,用大数据分析推断你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,然后针对你的个人喜好往你家塞广告。运营商也可以把你的个人信息拍卖,卖给出价最高的人。

利用个人隐私赚取广告费,这是一个诱人的商业模式。用户们每天亿万次的上网行动,就像一座没被发现的金矿。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,运营商的 淘金热 就这样大张旗鼓地开始了。如果你经常看健身的视频,Comcast可能会给你推送比利 海灵顿的教学视频;如果你常常上网搜索教育类网站,Verizon没准儿给你推荐蓝翔;如果你经常上医疗类网站,AT T可能会猜出你有慢性疾病,然后你就成了保健品的目标用户,每天被脑白金、巨能钙、蚁力神的推销员上门骚扰。

要想广告投的准,隐私就要多搜集。Verizon为了更全面的手机用户信息,发明了一种叫做 超级Cookie 的技术,这类技术让用户根本清不掉历史记录,也无法用匿名模式上网。超级Cookie就像木马病毒一样长时间窃听你的阅读记录,然后源源不断地送给Verizon。与此同时,Comcast也推出了一项 新服务 :每月只要交70美金,就能宽带上网。不过这种服务有个隐藏的协议,就是允许Comcast 监视 你每天的上网行动。如果你不愿意被监视,那就要每个月多交29美金。不过就算交了 免监视费 ,Comcast还是会追踪你看的电视节目,拨打过的电话号码。要想完全不让Comcast追踪自己的话,每月还得再交60美元。这就跟黑社会一样了,搜集你的个人信息是应当的。想不让我看你隐私,那得给我交钱。

幸运的是,这种靠敲诈用户赚钱的行为,立刻被国家叫停了。而这个禁止运营商欺压顾客的部门,就是大名鼎鼎的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。

从电话电报,到移动互联网

联邦通讯委员会(Federal Communication Committee,简称FCC)是个不到2000人的小机构,它有着数十年的历史。193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《信息法》,随后成立了FCC。FCC不听总统指挥,只由国会负责。初期的FCC没啥存在感,基本工作就是发无线电执照,时不时地给电话电报公司颁布一些规定,让他们合理竞争、合理收费。比起CIA、FBI、NSA这些大名鼎鼎的政府部门,FCC的地位非常低。

到了21世纪,FCC的重要性慢慢上升了。互联网发展突飞猛进,但网络立法却是一片空白。网络运营商和电话运营商在法律上到底有没有区分?网络隐私该如何定义?互联网安全谁来保障?这些都需要FCC来解答。

文章开头那个痛斥特朗普和共和党议员的老爷子,就是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前主席汤姆 维勒(Tom Wheeler)。汤姆 维勒早年是个创业者,后来被奥巴马在2013年提名为FCC的主席。汤姆 维勒在任期间,给互联网产业贡献了很多政策。他发明了一个叫 生命线 (Lifeline)的服务,通过资助网络供应商,把贫民区的网费下降,让穷人也能上的起网。这个服务已经遍及美国的每个州,就连印第安人的部落领地都能享受 生命线 的补助。

联邦通信委员会前主席汤姆 维勒

http://www.politico.com/story/2015/02/gop-game-plan-on-net-neutrality-115124

不过真正让汤姆 维勒青史留名的,是 互联网中立性原则 。互联网中立性原则规定,任何运营商、任何政府部门,都要平等对待一切网站。不能随便给网络开门关门,也不能随意给网站加速减速。这样,网络行业的竞争会更公平。这个原则最先由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(Tim Wu)在2003年提出,迅速取得了互联网界的广泛认可。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《扎克伯格的小算盘:Facebook真能让所有人免费上网吗》,文章里粗略讲过一些互联网中立性原则的争辩。不仅是Comcast、AT T和Verizon,就连Facebook都因为违背互联网中立性原则吃过大亏。

2015年,Comcast、AT T和Verizon发明了一个叫 网络快车道 的服务。这项服务是针对谷歌、Facebook和Netflix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的。谁给运营商交的钱多,谁的网速就快。我之前的文章写过,这么做违背了互联网中立性原则,但能给运营商带来巨大利润。汤姆 维勒在2015年收到了大量网民的宁愿,决定坚持互联网中立性原则,并把它定为FCC的政策。这个举动一下子就得罪了运营商。

就在同一年,汤姆 维勒还规定,网络供应商不能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用户信息。如果非要追踪用户浏览记录的话,必须经过用户许可。

这下这群宽带运营商们傻眼了。 必须经过用户许可 这个要求太严格了,谁会许可别人偷看自己的浏览记录呢?没有许可就没有用户数据,没有用户数据就没法卖广告。FCC这可是断了运营商的一条财路。况且,AT T已准备好巨资收购时代华纳,进军内容和广告产业;Comcast手里也有美国的著名电视网络NBC;Verizon的征途更是星辰大海,它陆续收购了美国第一和第二大网络媒体雅虎(Yahoo!)和美国在线(AOL)。有了雅虎的技术和人材,AOL的广告商网络,Verizon可以把用户隐私变成源源不断的利润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维勒颁布了制止运营商手机用户信息的法令,运营商们的梦想一夜之间成了妄想。

但是运营商们就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财路被夺走吗?

21世纪 不要隐私 联盟

从2013年开始,Comcast、AT T、Verizon等运营商开始资助一个叫做 21世纪隐私同盟 的游说集团。虽然名叫 21世纪隐私同盟 ,这个组织的首要目的却是要废除保护用户隐私的法律。确切地说,它应该叫做 21世纪不要隐私联盟 。

这个游说组织每年会取得上百万资金,旗下有四家咨询公司负责拉拢和国会议员们的关系。21世纪隐私联盟的领袖是约翰 雷博维兹(Jon Leibowitz),他曾经是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的主席,和国会联系广泛。除雷博维兹之外,说客们还包括:前众议员玛丽 博诺(Mary Bono)、前能源商贸委员会主席亨利 韦克斯曼(Henry A. Waxman)。亨利 韦克斯曼不但在国会动作,还在 国会山报 (The Hill)发表文章,强烈抗议这个禁止追踪用户隐私的法律。

OpenSecret表露的 21世纪隐私联盟 结构,四个咨询公司、110万美元、和8名说客

https://www.opensecrets.org/lobby/clientlbs.php?id=D000067672 year=2016

运营商给参议员们的政治献金,横行是参议员,纵列是运营商

http://www.vocativ.com/411479/senators-online-privacy-money/

通过上面的图我们可以看到,9家宽带运营商共向22个参议员贿赂了172万美元。我们熟习的共和党茶党领袖泰德 克鲁兹(Ted Cruz,特朗普叫他 骗子泰德 )收了AT T的4万5千5百美元;年轻的马可 卢比奥(Marco Rubio,特朗普叫他 小小卢比奥 )收了Comcast的3万1千9百美元。收钱收的最多的是德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 科尼恩(John Cornyn),他一共拿了15万8千美元。这些参议员们拿了宽带运营商的政治献金,当然要为运营商说话。问题是,废除保护用户隐私的法律实在是太不得人心了,要想废除,总得有个理由吧?

宽带供应商们的说法是这样的:你看,谷歌和Facebook也搜集用户阅读信息,一样是弄互联网的,为何谷歌可以搜集,我们就不行?

这个说法乍一听挺有道理,但经不起仔细斟酌。

首先,谷歌获得的只是你在谷歌的搜索记录,你在Facebook里干了甚么,谷歌是不知道的。而宽带运营商则是搜集一切浏览记录。不管你去了谷歌、Facebook,还是去了豆瓣、草榴,运营商一览无余。从信息量上,互联网公司只能获得部份信息,而宽带运营商能拿到全部。

其次,谷歌、Facebook提供的是免费服务,收集用户信息是选择免费服务的代价。宽带运营商则是付费服务,用户不能一边交着网费,一边还被运营商追踪。

还有,用户可以随意选网站,但不能随便选运营商。如果我不喜欢谷歌收集我的个人信息,我可以去必应。如果我不喜欢用Facebook约炮,我可以去Tumblr看图。用户是有权选择网站,但没权选择运营商。运营商是几家寡头垄断,很多地区只有一个运营商接了网线。30%的美国人根本没法选运营商。AT T、Verizon、Comcast,只有一个能覆盖到你家。这些宽带运营商一旦联合起来,歹意抬价,根本没法抵制,只能强忍。

最后,如果宽带供应商非要和谷歌、Facebook平等的话,那就应当一起监管,二者都禁止未经允许收集用户信息。可是宽带供应商又不愿意,一边想着给自己松绑,一边指着谷歌和Facebook说: 你看,他们这么干,所以我也能这么干。

当然运营商还有别的借口,他们觉得浏览记录不是 敏感性隐私 ,所以可以收集。而且运营商向用户投送更精准的广告,这应当算福利,不能叫侵犯隐私。

运营商有运营商的道理,FCC有FCC的道理。运营商想赚钱,而FCC要保护网民隐私。一攻一防,就这么僵持了两年。

直到一个人的出现,打破了定局。

2016年特朗普赢得了总统大选,国会里共和党保持了多数党的身份。 一朝君主一朝臣 ,特朗普上任以后立刻把民主党的汤姆 维勒换了下去,把一个叫 阿吉特 派 的年轻共和党员任命为联邦通讯委员会的主席。

阿吉特 派宣誓就职FCC主席,领带长度不输特朗普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fccdotgov/7196602012/

阿吉特 派(Ajit Pai),印度裔美国人,曾就读哈佛大学社会学系,后来去了芝加哥大学念了个法学博士。 少年派 早年是Verizon的说客,后来被说话慢吞吞的共和党领袖米奇 麦康诺(Mitch McConnell)推荐,进入了联邦通讯委员会。和前任主席不同的是,阿吉特 派激烈反对互联网中立性原则。他认为这个中立性原则侵害了宽带供应商的利益。

互联网产业的所有成员,应当被同样的规则约束,被同一个委员会管辖。 阿吉特 派在一次联合声明中说。他认为 互联网中立性 是个偏心眼的法律,对运营商不公平。

凤凰城监狱的犯人在交钱打电话

Inmates talk on pay phones at a jail in Phoenix on Jan. 31, 2008. Charlie Riedel / AP

早在2014年,阿吉特 派就表现出了对运营商的同情。当时美国的监狱电话服务,由几家电话运营商垄断。以Global Tel-Link为首的电话公司们,歹意把监狱的电话费抬高,赚取暴利。犯人打15分钟电话,要交17.3美元。这个电话费比市场价格高出5倍。犯人由于打不起电话,无法和亲人联络。于是FCC在2014年规定,监狱电话费不得高于每分钟0.21美元。

阿吉特 派强烈反对这个规定,可那时的他只是个委员,没有终究决策权。阿吉特 派借口说,抬高电话费可以防止犯人私带手机。监狱嘛,也要给电话供应商留一些盈利的空间。

阿吉特在2017年终于当上了FCC的主席,他立刻废除了监狱电话费上限规定。除了废除这个规定,少年派还以虚报补贴为由,废止了补助贫困地区的 生命线 服务。除此以外,他停止了对T-mobile、AT T、Verizon的反倾销调查,同时禁止谷歌和亚马逊做机顶盒的生意。这下局势就清楚了,FCC要给运营商松绑,要开始向互联网企业施压了。

阿吉特 派有一大堆理由解释他的做法,他认为运营商跟美国公民一样,享有言论自由。运营商有权选择哪个网站快、哪一个网站慢,运营商也可以像Fox News一样有自己的政治观点。阿吉特 派认为,互联网应该搞完全的自由市场,规则要越少越好。像这类搜集用户浏览记录还要征求用户意见的规定,根本就不应该有。

有了少年派的支持,有了 21世纪隐私同盟 的游说,国会顺利废除了保护用户浏览记录的法律,还由最高领袖特朗普签了字。这场争斗里,宽带运营商和广告商成了最大的赢家,输的却是所有美国网民。

那该怎么办

有两个办法可以避免自己的上网行动被运营商收集。

第一个是VPN。如果使用了VPN,运营商将会不知道你是谁,你在哪里。如果一群人用了同一个VPN,所有浏览记录都搀杂在一起,运营商没法进行广告定位。

第二个是Tor。Tor可以看做是一个匿名网络。如果我和隔壁老王都用了Tor,那我发的要求,或许会经过老王发出去。Tor实现的是真正的匿名,只要世界上有超过一个人使用Tor, 运营商就没办法知道上网的到底是谁。

然而这两个都不是长久之计。首先VPN公司也可能会向宽带运营商那样收集你的浏览记录,然后给你发广告。你的隐私刚出运营商的狼穴,又入了VPN公司的虎口。而且,VPN和Tor都很慢,不方便平常上网。

那什么是长久之计呢?

立法。

一个成熟的互联网产业,运营商和网站应当泾渭分明。运营商不能去做网站、做广告,网站也不能试图做宽带、做电话。用那个邮递员的比喻来说,就是送信的不能写信,写信的不准送信。Verizon弄网络传媒,Facebook弄Internet.org,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,都是要跨出自己的地盘,控制产业链的另外一端。虽然目前并没有任何企业做到了同时垄断运营商和互联网,但这种事情一旦发生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到那个时候,互联网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托拉斯,这个托拉斯可以靠控制价格来赚取暴利,靠倾销、并购的方式消灭任何竞争对手。它会像石油巨头、铁路巨头、军工巨头一样,失去 长江后浪推前浪 式的前进动力。到那时候,硅谷将不再是创新的代名词。

假如不让AT T去做任何运营商以外的事,AT T就没有了收集用户浏览记录的动力。不让Facebook卖宽带,Facebook就不会让自家的网速快,他人的网速慢。互联网中立性的根本解决方法,就是让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相互隔离,只能做自己能做的业务。

我们不能指望运营商们放弃诱人的利润,去坚守互联网中立性、保护用户隐私这种道德规范。那末川普时代,谁来保护你的网络隐私呢?

是靠愤怒的网民呢?还是靠那些被游说集团左右的议员们呢?还是靠一个为运营商代言的联邦通讯委员会呢?

真正要靠的,是一个把运营商和网站服务商分隔开的墙。

本期密探:屈直

屈直,雅虎软件工程师。深入分析,大胆预测,敬请关注 硅谷直说 。

硅谷密探是什么?

扎根于硅谷湾区的科技新媒体。为您带来正在产生的全球科技创新秘闻。

我们深度剖析海外产品、直播硅谷动态,连接中美创业者

逆行射精的治疗措施
马鞍山治疗癫痫病的医院
西宁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

相关推荐